云红袖因着昨晚的夜宴,整宿都胸闷气短睡不安稳,以至于第二日用早膳时臭了个脸,吃什么都不是滋味。她心情不明朗,底下伺候的奴婢们连大气都不敢出,生怕哪里触了城主霉头,必然又要吃不完兜着走。……好在这里新来的倒霉蛋十分争气,才第一晚就被罚跪,转移掉了城主绝大部分的怒焰。

甚好甚好……

云红袖食不知味,吃完本想回床塌补个回笼觉,然而走了两步又转换心意,拂着衣袖往殿外去。

大殿之外的青砖地上,青蝉规规矩矩跪着,华服还未除去,憔悴的面色被鲜艳的妆容遮盖,令她看上去就如早春初绽的花苞,虽然还没到颜色怒放的时节,但就这一个静静的姿态,也足够令人驻足的了。

云红袖的视线由下往上将青蝉审视了个遍,末了鼻孔朝天,高傲又阴险地说道:“本城主问你几个问题,你若答的好,即刻就能下去歇息。”

青蝉抬眉看看云红袖,表情麻木地回:“是。”

云红袖:“姜无忧与姬莲生,你觉得她们中哪一个更虚伪卑鄙让人不齿?”

“……”青蝉能肯定云红袖这么问是暗藏玄机,可察言观色从来不是她的强项,她摸不透云红袖的心思,更猜不出她理想之中的答案会是什么,一时拖了又拖,怎么也不敢贸然给出答案。

云红袖见她面有难色,故意道:“怎么?很难答?”

青蝉暗地里叫苦,想来想去不知如何回复,想到后来把心一横,决定剑走偏锋:“城主,我——”

“奴婢。”绿萝突然开口,纠正了青蝉的自我称谓。

青蝉:“……”

云红袖扭头,绿萝目视前方无比平静,云红袖眉梢略挑,流露出一丝高高在上的优越感。

青蝉:“奴……婢自小在海上长大,并非娇贵之人,便是再跪……十天半月,也无妨碍的。”

这话青蝉完全昧了良心,云红袖让她跪,她就一直瓷实地跪,连片刻的偷懒都没有,这会儿膝盖已经麻到僵硬,腰都快直不起来了。

“十天半月?”云红袖玩味地重复了一遍。

青蝉硬着头皮回:“是。”

云红袖深吸了一口专属于清晨的气息,烦闷的心情奇异地愉悦起来:“十天半月,你这是不惜把自己往死里折腾了?”

青蝉:“……”

云红袖:“瞧瞧,你到底是向着谁呢?还是两个都不愿得罪,所以只好委屈自己?”

青蝉怕自己多说多错,干脆就垂眉敛目不做声。可这看在云红袖眼中就是默认,她笑了一声,又笑一声,走下台阶,到了青蝉近前,居然亲自弯腰去扶她:“以前倒是小瞧你了。也是,没点手腕也进展不到这一步。你先起吧,安心歇着去。”

腿肚子颤个不停,可青蝉哪敢在云红袖手上借力,她掐疼了手心才勉强换来不失仪态的站立。

云红袖明察秋毫,大发善心,回首对绿萝道:“送她回房。我这里不缺人手,这些天让她舒舒服服养着就是。”[综漫]非花如刃

青蝉不知道自己是撞了什么大运,就是这样一个逃避性质的答案,反而取悦了云红袖。接下来几天没人来指派她,青蝉也乐得清闲,一直到三日之后,端木登门。

说是端木其实并不确切,她做了祝音的皮囊,好在意识没有被排挤,所以睁着血红的眼睛拉着青蝉说话的时候,青蝉也没有察觉到很大的不自在。

“之前我跟着去办案,昨日回城前去了一趟丹亭。……细砂已经离开了。”

青蝉忙问:“为什么?她去哪里?”

端木:“城主容不下细砂,细砂也过得心惊肉跳时时担心被追杀……你在白鹤城里,她不便与你道别,只留下话,说是回海上找宸娘去了。”

青蝉不无担忧道:“此去海上路途遥远,她一个人……”

端木知她心中所想,回说:“不是一个人。阿芒指了几个随从,应该能保细砂一路平安。”

青蝉松了口气,想起谢眠风,又问:“……那谢眠风呢?”

端木看向窗外,隔了会儿,轻轻道:“与细砂一同走的,但并没有留下任何口讯。”

青蝉闻言,鼻子一酸:“那是不是以后……可能都见不到她了?”

端木许久没有应声,青蝉晃了晃手,端木回过头来,回头的一瞬间,她把自己的手从青蝉手心里抽了出来。

青蝉:“怎么了?在想什么?”

端木眼眸轻扫:“听说那场夜宴十分热闹,可惜我不在,错过了精彩部分。”

青蝉立即站起来,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:“……祝大人?”

“端木”点头:“是我。”

“端木她……怎么突然……”青蝉不知要怎么措词才合适,总不能直接质问祝音为何要把端木的意识赶走吧?

祝音:“噢,我不太习惯被压制,就收回主控权了,有什么奇怪的么?”

青蝉:“……没有……”

祝音四下打量了一圈:“看来你在这里过得还不错。城主后来没有为难你?”

青蝉:“没有。”

祝音便没有再多问,也没有再多坐,很快离开了。

这日午后,青蝉春困犯乏,正要闭着眼睛打个盹儿,绿萝不期而至。青蝉一个激灵,马上清醒了。

绿萝把手上卷着的纸张递给青蝉:“城主列了单子,上面是她想要的书册,全在藏书楼里,日落之前你把它们找齐了呈上来。”

上回绿萝带青蝉熟悉主殿时曾指过藏书楼的方位,青蝉寻思这不是什么难办的差事,正要领命而去,绿萝追加了一句:“藏书楼内无数珍贵异宝,我看你手脚还算伶俐,可千万别出什么纰漏让城主失望。”

青蝉:“我明白。”

绿萝“嗯”了声,又提醒她:“楼内终年不见天日,晦暗的很,你带着烛台去。”冒牌干部

青蝉谢过绿萝好意,取了屋内烛台,直接找去藏书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