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鹤城谓之“城”,却并不仅仅只是一座城的概念。白鹤城下拥有广袤的疆域,在妖界的地位相当于人间的一个王国。

宸娘的估计没有错误,从丹亭出发,她们天黑之前抵达了白鹤城——一块界碑,清晰明了地刻着“白鹤城”三个字。

“常人从这里经过,是看不到这块界碑的,他们进不了白鹤城。”宸娘指着界碑对青蝉解释。

青蝉放眼看去,界碑的那头与人间区别不大,若不是宸娘刻意提点,她不会知道自己已经站在了妖界的地盘上。

宸娘看了看姜无忧,因为不能确定对方是否已经全然恢复记忆,所以下面的话带着一些试探:“我还有旧识在白鹤城,只是个安分守己的小民,并不识得大人你,若大人没有别的打算,我想先去他那里探探消息。”

姜无忧颔首:“可以。”

想到细砂正在白鹤城的哪个角落遭受着磨难,青蝉迫不及待道:“那我们快走吧!”

入了夜后的白鹤城十分安静,身在其中,青蝉终于感知到了它与人间的区别。白鹤城的这种静,没有一点儿生气,仿若周遭都是死物,静地令人毛骨悚然,只有零星的几点灯火,让这个地方显得不是那么像座空城。

宸娘在前面领路,步履匆匆,姜无忧殿后,中间的青蝉对这个地方十二分的反感,总觉得四面八方躲着无数双眼睛,正不怀好意地盯着她们。

宸娘回头,看青蝉又是担心又是茫然,便道:“白鹤城下十四门,这是锦葵门,我那旧识在白芨门,从这里穿过去,很快就到了。”

白鹤城主城的格局,彷如水中涟漪,一圈一圈铺陈开,从锦葵门到芙蓉门,一共十四道,守住最里面的主殿。

进入白芨门,四下里灯火加多,还能隐约听到一点人音,但到底还是寂静。三人寻到宸娘的旧识府邸,宸娘也不敢贸然去拍门,兜兜转转到后墙,对姜无忧道:“大人,我虽与他有些交情,但毕竟离开白鹤城许多年……为防万一,还是由我先进去为好。”

宸娘说着翻墙而入,青蝉看着她消失,眨眼间便只剩了她与姜无忧两人。

宸娘在时还未察觉,宸娘一走,青蝉浑身都不自在起来。她与姜无忧站的很近,只觉空气中到处都是她的气息,叫人呼吸也不能顺畅。

……她偷偷摸摸地想要拉开一点距离。然而没有任何预兆,姜无忧忽然就扭头看她,青蝉被这一眼瞧的不敢再动,只听姜无忧压低声音:“跟我走。”

“……啊?”这是姜无忧第二次与她说这样的话,上次是在客栈,白鹤城的人来袭,现在又要有什么情况了吗?没等青蝉有所反应,姜无忧已然拽住她胳膊几个起落,离那宅子远远的了。

这不是折回锦葵门的路,姜无忧还在往里面去,青蝉一头雾水:“你做什么?宸娘还在宅子里!”

“如果我没猜错”,姜无忧语声平淡,“端木现在已经在毓含珍手里,下一个就是你。”

“什么?你的意思是……”青蝉不可置信地看着她,姜无忧将她拉到一棵树上,指着方才的地方给她看。青蝉这回是真的震惊了,只见宸娘带她们去的那所宅子里,此刻灯火通明,里里外外全是黑压压的人头,隔得远了看不清楚谁是谁,但那些人很快就四散开,显然是出来捉拿她们了。

“为什么?宸娘她——”青蝉猛然记起上次在客栈遭到突袭,那道娇娆的声音对宸娘说的话:

阿玉,你又何必再苦撑?我们还是跟以前一样不好吗?

……那个人,难道是毓含珍?她们已经重归旧好了?

姜无忧:“宸玉为她背叛过我一次,有这第二次也不奇怪。”

青蝉如遭棒喝,半晌回不过神。姜无忧带着她一路穿过好几道门,她也似毫无知觉,那是宸娘,将她抚养至今的宸娘啊!虽然与端木交谈间已经对宸娘有了防备,然而决定是一回事,真的遇上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宸娘她怎么能够就这么毫不犹豫的背叛了她们?

青蝉行尸走肉般随着姜无忧的步伐前进。姜无忧见她如此模样,皱眉道:“你很难过吗?为了这种人?”

青蝉:“她照顾我那么多年,她——”

姜无忧:“她对你的照顾本就是应毓含珍要求,你以为里面有多少亲情?她连我都能背叛,更何况区区一个你?”

青蝉被她说得眼前一片雾蒙蒙:“那不一样!她在我心里是长辈,是至亲的人!”

姜无忧:“可惜她只把你们当做毓含珍交待给她的任务。”

她的话刻薄,却一针见血。青蝉睁大眼睛望着前方,她知道姜无忧所言非虚,然而感情上还是无法接受,忍住与她争辩的冲动,长久长久,她才回魂般抽噎了一声。

姜无忧一刻不停地往白鹤城主殿去,青蝉揉着泛红的眼眶,问她:“你明知道这是圈套,那你为何还要来白鹤城涉险?你不怕自己被圈在这里出不去吗?……现在又是去哪里?你来白鹤城究竟是为了什么?”